记章奎生声学设计研究所所长、教授级高工章奎

发布时间:2013-08-15 14:34作者:阅读:

摘要:从弱冠少年到古稀老者,他投身事业,现已成就显赫;从弱冠学子到声学泰斗,他执著声学,赋予建筑“声”的艺术。这位投身建筑声学50余载的工程师,致力于让建筑“奏”出动听的旋

  让中国建筑“唱”出好声音
  
  ——记章奎生声学设计研究所所长、教授级高工章奎生

 

从弱冠少年到古稀老者,他投身事业,现已成就显赫;从弱冠学子到声学泰斗,他执著声学,赋予建筑“声”的艺术。这位投身建筑声学50余载的工程师,致力于让建筑“奏”出动听的旋律。回眸半个世纪,中国的建筑声学设计从无到有,再到备受关注,与国际水平相媲美,他的成长轨迹也正是中国建筑声学崛起的过程。

  
  他就是我国著名建筑声学专家,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有限公司现代都市设计院声学设计研究所所长、教授级高工章奎生。
  
  初登声学舞台
  
  大剧院、音乐厅、电影院、会议中心等场所往往以其外部结构及内部装饰的美观吸引大众的眼球,形状各异的建筑结构、富丽堂皇的内部装饰、凹凸不平的墙面……然而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好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为了达到不同的声音效果。
  
  如何让建筑奏出美妙的旋律?这离不开建筑声学。
  
  现在章奎生以及用其名字命名的研究所在业内名声鼎沸,这也是国内第一家以个人名字命名并领衔的声学设计研究所,自2000成立到现在已有13年的发展历程。国内200多个项目的声学设计都出自章奎生研究所。
  
  但半个世纪前,建筑声学设计并不像现在这样在剧院类场所的建设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1962年夏天,26岁的章奎生走出了同济大学的校门,被分配到当时的华东建筑设计院工作。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年代,文化无比贫瘠,精神产品无比匮乏,“大剧院”、“音乐厅”等在那时还是个陌生的词汇。
  
  当时全国剧场工程建设很少,对声音效果也不讲究,毕业于建筑声学专业的章奎生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无奈之下,章奎生便“客串”起了建筑设计的工作。而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了20多年。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带来了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被冷落的建筑声学逐渐进入社会视野中心,章奎生终于有了施展的舞台。
  
  上世纪80年代,章奎生独立承接徐家汇原百代唱片公司中国唱片厂录音棚的改造,包括多声道录音室,控制室在内的设计任务和音质调试。这对于声学专业出身的章奎生不是难事,任务完成后,他撰写出了研究新建录音馆声学性能的论文。
  
  30多年过去了,虽然后来他设计了更多更著名的作品,但他始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的场景,因为这是他走上舞台的开始。自此建筑声学这个词汇也开始慢慢被熟识。
  
  刻苦努力博得巨彩
  
  真正让章奎生声名鹊起的还是1994年的上海大剧院项目,这是全国第一座现代化高规格的大剧院,也是他独立设计的第一个大项目,在此他的知识和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我国建筑声学的水平也上了很大的台阶。
  
  “记得当时全球13个国家的建筑设计方案投标,最后建筑设计由法国的夏邦杰和华东建筑设计院中标。”他这样回忆道,华东院最后将声学设计任务交给了章奎生,为此他还曾远赴法国考察巴黎歌院及巴士底大剧院等。
  
  在那个国内声学设计刚起步的年代,将如此大的任务交给章奎生也引来不少人的担忧。当时的上海市委副书记龚学对着章奎生说,这个项目只准成功不许失败。“美国声学大师白瑞纳克那么有名,他设计的林肯中心音乐厅还失败了。但是我会尽全力将上海大剧院的声学设计好。”他边说边呵呵地笑。
  
  4年的时间,章奎生天天在上海美术馆上班,开现场会,讨论方案。担任工程总指挥的乐胜利见他工作辛苦,几次问他要不要找外国专家帮忙,但都被他回绝了。
  
  当1998年大剧院揭开面纱,经过中国芭蕾舞团的《红色娘子军》、世界著名音乐剧《阿依达》的验证,其声效均十分理想。后来,上海大剧院作为中国唯一设计实例入选美国著名声学专家白瑞纳克编著的《音乐厅与歌剧院》一书。
  
  随后2000年,章奎生担任上海广播大厦内上影译制厂对白录音棚和400平方米混合录音棚的设计;2004年,80高龄的上海音乐厅开始整体移建,章奎生作为专家顾问应邀聆听了音乐厅移建前最后一场音乐会,以及移建后第一场音乐会,对音乐厅前后声音效果的进行鉴定比较;兰州大剧院的外墙上,声学设计章奎生的大幅照片与担任装修设计的美国专家杰克照片并列……
  
  这样的故事太多。自研究所成立,在他带领下每年承接二三十个项目,上海大剧院、北京保利剧院、杭州大剧院、武汉琴台大剧院……只是把名字写出来就是一个太长的名单。
  
  随着声名鹊起,章奎生立下“三不”原则:需要招投标的不做,转包分包的不做,业主不爽快的不做。
  
  用实力打造中国品牌
  
  随着我国文化类场所建设风生水起,许多国外著名建筑师和声学设计师纷纷进入我国市场,章奎生研究所因此得到与许多外方合作交流的机会,合作设计了许多重要的演艺建筑工程项目,丰富了经验,也扩大了声学所在国外的知名度。
  
  当前,我国建筑设计几乎被国外设计师占据着绝大多数的“江山”,但对于声学设计,仅章奎生声学设计研究所就占据全国六成的份额。“目前论建筑设计,外国人确实比中国人强,比如法国人安德鲁,但是说到建筑声学设计,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差,甚至比外国强。”他透露出一种坚定的神情。
  
  杭州大剧院音乐厅项目曾委托德方做声学设计,章奎生声学所做顾问方。但因为德方态度傲慢,不接受章奎生的意见,直到音乐厅造好后才发现混响太长,有声效缺陷,不得不进行改造。德方因此找到章奎生,想起当初德国人的态度,他也傲慢了一番,接连几次都拒绝,最后一次才给出了改进意见。
  
  半个多世纪的辛勤耕耘,章奎生也获得了不少的荣誉。他多次获得上海市劳模及建设部劳模称号,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多项设计获得政府优秀奖和进步奖,并发表近百篇论文,1999年出版《章奎生建筑声学论文选集》,2010年主编出版了《章奎生声学设计研究所——十年建筑声学设计工程选编》。
  
  已近耄耋之年的章奎生几年前已退居幕后,着力为我国建筑声学培养接班人。现在的他虽然有身体上的病痛,但仍然坚持每周都要去两次办公室,因为他的心血都在这里。
  
  (来源:中华建筑报)

推荐内容